学长

杂碎温情

到现在 我依旧记得中学毕业将临近的一段时期 无法将心神平静下来 所呈现的一直是一种无法放松的疲态 似乎连思考都会焦虑 脾气最糟糕的一段时间
当时沉浸于新兴处友渠道的快感中 很难够分出另外的一段心神在即将奔离的同学上 也就无意中冷落了你
无法用一种很简短而安详的语言去描述你带给我的感触 总喜爱用成熟的更圆滑的强调告诉我一些很幼稚而又平常的注意事项 像唠叨啰嗦的母亲始终担心自己的血肉一般 与对他人无任何不同 却又始终不同
两相比较直接的无言的 我更容易掌握不会出声的关怀
多年之前的我过分的娇柔造作 现在想来在如此的一段年龄与时光中 我没有对我自己有任何的批判 它使我们处于一种微妙的地位 我异常兴奋
我不爱低头 你更不喜道歉 却每次争分重归于好 每次却都是你刻意的去娱乐于我 倍感温暖

通知我们领成绩单那天我带了相机 想捕捉住每一个再过去三年里与我发生过关联的人 我庆幸没有与任何一个除了你之外的人发生过矛盾 我想留下他们 我也要去留住他们
我们依旧冷战 是种劳神的战斗 刻意在对方旁边放肆大笑提醒自己过得依旧不错 是种俱伤的结果
想要哄哄你 也想要叫上大家一起唱歌 无法用一种自然的搭腔方式来询问你的意见 而小纸条就成了牺牲者
两张全都置之不理 我无法去揣摩你的心思 我也很疲倦 更是一种对我而言强有力的反击 但你却在下课的时候单独找我 告诉我你的真心话
"嗯这三年来你是我最好的同伴 你关心我 照顾我 处处都会提醒我该怎么做或是要怎么做 我平时不说 却也全都铭记于心 我们吵吵闹闹...我一直把你当做最好的朋友 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
我不知道你会哭 我不知道也当你用手抹掉眼泪的时候我眼睛会酸 我不知道我会在你说出最后一句话时会夺门而去 但我知道我只是不想让你看不起我 觉得我也会这么不争气
你一直以为是我厌烦了你 所以才会摔门而走 所以你才心酸到流泪 我一直以为是你不再想重归于好 要与我做最后的了断 我不想这样才夺门而逃
直到现在仍旧是磕磕碰碰一路走来 你最后一次告诉我 你不会在和好了 如果再有一次的不和
其实我只是想找回一点偶尔被骗的好感 那种一视同仁却不予言表的特别 你身边人愈发多了起来 我不知道如何处理 每次的争吵总是将我们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远 早就偏离了航线
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所在意的问题细节所在 但你肯定不知道 我对你 仍有爱意
这是一点点的杂乱无章的温情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