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

枪神笔记 [天朝] | 0-最开始的路途

人物 文章正文情节都简单交代了一下。正文是以此文为背景展开的。cp官配导烈。 第一次出小说 对场景描写仍处于生疏状态 无法呈现一个逼真的场景 所以更多的是神态以及心里 以后会注意。此文里面的疑惑会以张舒柔的视角补充进来。不喜勿喷 请多指教。

「此为联文 由lof枪神纪文手组联合作文」

---------------------------------------------------

...后来我也总是听到他们在讨论那些以前的 很破旧 嗯..怎么说呢 破败吧 破败的旧回忆 他们会说起好久以前 那个人会怎么样怎么样的飞翔 会说起那个人 是怎么样怎么样突破了封锁 给予对方迎头痛击 又会说起那个人是怎样又怎样的努力 是怎样的自信..

我挺不喜欢听这些比较浪费生命的叙述 那些人 永远的沉浸在过世的一切荣耀 不是一直都不喜欢 而是突然间就跨过去了。

走在街上 还能看到以前那个人在天空翱翔的录影带 那种模糊的 仿佛永远隔着一层纱 我会心一笑 然后很迅速的别过头
因为我不想看 我厌恶这个人。

夜晚 天空是星星的领地 我喜欢这样躺在屋顶望着它们 我尊敬它们与生俱来的悬浮在天空甚至是宇宙之中的神秘感 我不理解它们为何这么的高傲 这么的有自信永远不会下降到地面 就这样一直的 一直的飞在那儿 散发着它们自信的光芒。

张舒柔这两天总是带着一些比较具有未来感触的小玩意儿来看我 顺便帮我打理一下 被我可以称之为践踏过的房间 然后做得一桌好菜 拉着我聊聊家常。

她是我的姐姐 一个直属于国家中央情报局的医生 我一直好奇 她参加过许多许多次战地救援任务 但是她的身上从来不曾透漏一丝的那种兵人所拥有的戮气 她永远这么温和 但也从不会失掉活泼 即使我犯了许多错 那种不能够挽回的严重的错误 她也不生气。
我没有妈妈 准确的说是没有见过 听张舒柔说 我妈妈是逝于飞机事故 我有时候很羡慕 张舒柔她见过妈妈 也感受过她的温柔 我想张舒柔一定跟妈妈好像。
我的父亲 哦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他 我不是不爱他 而是我尊敬他 他传承了一代人的梦想与希望 他征服了以前人类从未征服过的地方 他后来葬于高山之巅 他是那样要求的 可是他还那么的年轻 他的成熟 稳重都一并葬在了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他失明之后 就决定了 我和张舒柔带着他爬了人生中最后一次山峰 他就在我们都不经意的瞬间跳了下去。
我没哭 我以为张舒柔会哭 可她也没有 她像什么都知道一样 拍拍我的肩膀 告诉我 回家了 可是她为什么不看看这片承载着父亲一生的承诺的最接近天空的位置呢 她甚至连我都没有面对面的交流 就这样一直走在我的前面 仿佛脚下是平地一样 毫不在意的这么走着。
我们一言不发的回了家 在过去二十四小时里面还能够勉强被称为家的地方 她走进她的房间 好久都不肯出来。

后来姐姐拖着行李要走的时候 就跟我说了一句 舒诚 变天了吧 别病了 然后她就走了 就像父亲跃下山峰的那天一样 头也没有回 就这样走了。

张舒柔走了以后 我整理了一切他们三个 的物品 干净的床铺 有序的书柜 然后躺在父亲的床上 想起他对我说过的话 你从不应该放手自己所希望把控的一切 你所深爱的 希望去保护的 有一天 或许一切都不在了 他们也全都活在你的心里 知道了吗 小小诚 就算一切都抛弃了你 你看啊外面的天空 永远都是这么广阔 这么自由 它会永远包容你 接纳你 我也很惊讶我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 连父亲的笑容都是那样的深刻。
或许 这就是我不想哭也不能哭的理由吧。

评论(9)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