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

枪神笔记[天朝] | 1-荣耀

     铺垫以及背景介绍 世界观 设定全部完成 并且 与学姐的文成功勾连起来。情节稍有拖沓 以后会注意情节内容。每个星期两更 一更2000+ (标点符号我加上了啊啊啊啊别吐槽了!!) 新手文 请多指教。 


  祝各位看的开心。


————————————————————

 

     这几年过的不咸不淡   张舒柔还是会隔三差五的来看望我   我真搞不懂为什么像她这种属于特工性质的人可以随随便便的出游。

     就在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   门猛的被推开“吃火锅吃火锅!”张舒柔抱满了食材   她似乎很开心。

   后来就在我们晚饭的时候   张舒柔问我以后的打算 我愣了一下   望了她一眼然后沉默了一会   把深埋在自己深处  从未告知别人的梦想说了出来“我还是想考虑接手父亲的工作   这是我唯一可以让这份荣耀不至于落魄到被人遗忘的地步的方法”我没有看张舒柔的眼睛  我不敢“我想这样  我想父亲也一样希望我这样做。” 张舒柔没有讲话  似乎就这么静止了一切   我不知道是因为我提到了父亲让她想起了过去而导致她不想在此时此刻与我沟通还是因为我说想传承我父亲的工作而导致她过于惊讶而无法说话。

     就在我揣摩张舒柔内心的想法的时候   她一边往我碗里加菜一边用着一种轻柔的就像她名字般的语调  警告但又像是劝慰我“爸爸是一个优秀的人  他在政府如此之多的限制下  仍为中央情报局提供了一套完整的空中作战模式”她此时抬起了头  眼神中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你刚毕业  成绩不出众  没有任何特长  从来不懂得交际  更不会拐弯  就连你这大个子身体也是脆弱的不堪一击  嗤。”

“我...”我刚准备反驳  张舒柔马上接着喷吐着她对我的攻击“没有你的事  爸爸一个人正面抗敌对作战坦克近百辆  可以毫发无损的在半小时之内全歼敌人  情报局那些高层说我们可以放缓战时防御训练  将多余的时间用来部署即将开始的新的技术测试  你知道为什么么?因为他们说  [我们不需要过度防御导弹攻击是因为我们的城墙在天上  天空  是他的领地。]这里的他就是你尊敬的父亲  我亲爱的的爸爸  懂了吗黄毛小子?你有这想法还不如多吃点馒头去跳跳舞唱唱歌散散步那多快活啊你说呢?我可爱的傻弟弟?” 我被她问的哑口无言  默默的消灭自己碗里面堆积如山的食物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为什么我碗里面这么多东西?”“因为我减肥。”“呵呵。”“???”“我错了  碗我来洗地我来扫衣服我来搓房间我来整理您好好休息吧!”“哎哟我的弟弟好懂事儿真乖呀!”“...”

     

     从小时候就不喜欢阴天  沉沉的云暗暗的光  一切都似乎被天空的风扯去了应该有的温度  特别是在黑夜  那种压抑感更是从着四面八方侵袭而来  我不知道是该躲避还是该抵抗。

     父亲在还不是那么忙的时候  那也应该是很久之前了  总是告诉我一些关于天空的故事   他说天上有座城市  里面的人们从来不会发生争执  他们都像风一样自在悠闲  累了就躺在云上小憩  渴了就掬着云喝两口  那我就问他为什么人们都掉不下来  他就笑了笑说让我长大了以后自己去探索。

     这是我长久一来的梦想  虽然后来长大  成长为一名理智的唯物主义思想者  坚信云上没有父亲所说的城  却也总是在我躺在屋顶上窥视那些耀眼的星星的时候幻想着  幻想着真的有那么一座城  幻想着我的妈妈住在里面  无忧无虑  相思依依。

     所以这也更加坚定了我要继承父亲工作的信念  早在父亲没有去世以前我已经在追随他的脚步了  受到父亲的影响  我在十五岁的时候参加了少航军校的体检测试  毫无疑问  身体里面流淌着父亲血液的我在这些测试中是非常容易过关的。

     父亲知道了以后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  只是送了一架飞机的模型给我  他说他自由了一辈子  最不喜欢拘束别人  而对我也是一样  只是希望我选择了  就不要放弃  我接过模型  谁也不知道一个15岁少年的心中的信念是多么的坚定。

     就在父亲研究0-9式飞行战斗系统的最后阶段  我顺利毕业并且进去由校方高层推荐我去的空盟  这是一所以专业战时战术部署以及实践作战操作而闻名的特级学府  空盟不仅仅只是研究空防  并且与中央情报局联合  培养特种战时作战兵  是与中央情报局一样独立于国家控制之外的组织  张舒柔就是毕业于空盟战时特种医疗系。

     如果说空盟是教授专业理论以及实践知识  那么中央情报局就是负责提供学生“实践”实践知识的地方  而学生在实践过程中所需要配备的装置设备  则是由总部在爱尔兰的“空巢”提供。

     这三家机构组织所建立的“天空平面”是被世界所承认的除联合国以及世界贸易组织之外的第三大国际组织  父亲所研究的0-9式空中作战系统则是在空巢中进行试验。

 

     我其实并没有张舒柔所说的那么差劲  虽说毕业于空盟就已经是一件非常不得了的事情  但是作为我父亲——空盟主要战术研究官  空盟主要创始人之一我父亲的儿子  其实我和张舒柔的成就  真的太普通了。

     没人知道我和张舒柔的家世  填个人相关信息的时候我们两个都默契的把母亲作为我们的独立监护人——虽然她已经过世  而没有填父亲的信息  这个举措也给我们省了不少麻烦。

     至于张舒柔说的社交。

     呵呵?

     社交?

     我他妈哪儿来的时间社交?!

     作为一名空中特战员  身体素质非常重要  常年我都必须接受一系列的锻炼  空盟生活非常单一  并且能够考上空盟还加入空战系的人根本没几个!我上哪儿社交!我真心想不明白为何医疗系那么轻松!总是可以看到张舒柔拉着成群的小女生在学院闲逛!不用训练吗!操!妈的人比人气死人!

     

     毕业之后不久  父亲失明  他将他一生的荣耀连同他自己  一并葬在咯最接近天空的地方  住进了妈妈住的小城  他也应该很快乐吧。

    我知道刚才晚饭张舒柔对我说的话不是打击我而是怕我最后的结局跟父亲一样   我知道她的忧虑  我知道她怕  她作为医生  更懂得一个人的生命的价值与尊贵  我也知道她一直无法释怀父亲的死  她不理解  不理解为什么一个好端端的人  一个成就无数的人就这样消失在天空  我是她最后的亲人  她也应该是希望我能像个平凡人一样  过上普通的幸福生活吧。

     但是  父亲的荣耀  只能由我来传承  我要告诉世界  这个天空  是属于我的。

评论(7)

热度(11)